張振新去世,江湖又少了一個大佬,他們的落幕是歷史的必然

2019-10-07 12:56 來源:摘走網編輯整理

10月5日晚間,先鋒集團發布了一則訃告:董事長張振新去世。

又一家類比明天、德隆系的巨型民營金融控股集團,倒在了歷史的進程之下。

張振新,這位神奇而低調的資本大佬,在英國有好幾個高爾夫球場,在法國有多個紅酒酒莊,他的四架私人飛機令國內眾多的頂級富豪都不禁汗顏。

更不要說他在短短幾年之間,就打造了號稱中國金融牌照最齊全的金控集團,擁有三家港股上市公司,員工規模超過兩萬,直接管理的資產規模更是高達3000億.......

當然,攤子鋪的越大,出事兒的問題也就越大。

幾個月前,先鋒系就已經出現了兌付危機,此番老板的去世無疑是數十萬投資者的噩夢,未來究竟能拿回多少本金,怕是要聽天由命了。

張振新去世,江湖又少了一個大佬,他們的落幕是歷史的必然

就像很多草雞變鳳凰的大佬往往都相信玄學那樣,張振新對于風水的癡迷,到了連找助理都要請大師來算算八字是否相合。

而正是2014年的“好風水”,讓毫無背景的張振新實現了人生的飛躍。

隨著那一年互聯網金融寫入了政府工作報告,把全部身家壓注互聯網金融的先鋒集團開始了異軍突起,旗下的P2P公司連續獲得了三輪融資,以至于有了錢都開始收購起了券商。

尤其是進入到2015年,在互聯網金融的浪潮之下,拿著多個牌照進行混業經營的張振新更是進入到了策馬狂奔的時代,大量的資金涌向了汽車租賃、區塊鏈、網約車、休閑餐飲、物業、投資等多個領域。

張振新本人更是受邀參加世界互聯網大會、出席中英互聯網圓桌會議、G20峰會,以及“一帶一路”高峰論壇...... 信心滿滿的他甚至提出了未來15年要成為亞洲金融巨頭。

不過,張振新就像很多已經栽在他前面的那些大佬們一樣,沒有發現2014年開始的那一波風水,到了2016年已經徹底的被逆轉了。

隨著中國進入到貨幣去杠桿周期,各路經濟學家們信誓旦旦高呼的降息,從2016年開始就再也沒有出現。

沒有了預期的降息,資本大佬們渴望的資本泡沫就沒有出現,他們從民間吸取高息收購的那些資產,價格并沒有出現預想中的暴漲。

尤其是到了2018年,隨著貨幣去杠桿周期進入尾聲,大量的P2P進入暴雷周期,老百姓不再敢投P2P,沒有新的韭菜涌入,張振新們的資金鏈也開始出現了問題。

可以說,在貨幣去杠桿周期內,先鋒系的資產不僅沒有增值,融資的難度卻越來越大,融資的成本也越來越高。

而更最悲劇的是,先鋒系在遭受了貨幣去杠桿的打擊之后,又遭遇了一波財政去杠桿打擊。

2015年,張振新把公司遷往了香港,開設了一家名為“古琴臺”的私人會所。

古琴臺取意高山流水,指的是俞伯牙于該處偶遇鐘子期,在這個“天下知音第一臺”,張振新常常招待香港的知己們。

而這個私人會所,就在華融香港的旁邊,賴小民的主要助手白天輝,就是這里的常客。

對于張振新來說,有了賴小民這個香港最著名的接盤俠,資本自然是不愁了,幾十億的境外資金注入,簡直令先鋒爽的飛起。

不過很可惜,在去年開始的財政去杠桿的第一波浪潮中,賴小民團伙率先落馬了,張振新期待的“鐘子期”也遙遙無期了......

兩撥去杠桿的梯次打擊之下,張振新不僅喪失了資金源,也沒有了產業的接盤俠,此時,他的命運就已經注定。

尤其是堅持剛性兌付的張振新,幾乎就像兩年前的賈躍亭,只會進一步的加速自己的死亡,拉著自己的身邊人,死在別人的前面。

也許,原本不酗酒的張振新最終選擇用酒精結束自己,也是一種解脫。

而張振新不過是眾多草根巨頭們崛起的一個縮影。江湖,不僅是少了一個大佬,而是這一批舊時代的大佬們都將被歷史所淘汰。

在2014年互聯網金融+降息的大背景之下,那些大放水之下盛開的鮮花,隨著如今水流的干枯,他們的落幕也是一種歷史的必然。

時來天地皆同力,運去英雄不自由。

熱門搜索
精彩推薦
疾风时时彩手机版计划软件